從托迪的靈性談起

有意大利名宿說過世界上有很多出色的藝術家,但梵高卻只有一位,而托迪就是梵高了。托迪的個人榮譽或數據遠遠及不上美斯、C朗等當紅球星,但有一點他們是遠遠甚至永遠追不上托迪,就是「靈性」。這篇文章精細分析了托迪的靈性,值得所有球迷細讀。

(註﹕為了增強可讀性,我把部份球員譯音改了,如要參詳原文,可到以下網址: http://tieba.baidu.com/p/2063037730)

 


 

首先,意甲確實悲哀啊。到現在,整個聯賽還找不到一個能有36歲的已經遲暮的托迪的水準的。

很多人把托迪和施多夫混為一談,說什麼越老越妖。我告訴你,不是那麼回事。施多夫可以那麼說,尤其來到米蘭後,30+才成為真妖,平時晃著點兒散步,一打曼聯,皇馬,各種打比,就閃耀全場。確實是越老越妖。

托迪不能那麼說,因為我在10年前就是托迪的球迷了。我知道00-06年大傷前的托迪是怎麼踢球的。那時的托迪,組織進攻能力,大局觀,視野,腳法,技術就都是爐火純青。而且速度,爆發力,力量,反應速度,靈活性體力比現在還強很多。

totti1托迪在當年巔峰期,意甲下坡之前還巨星雲集的時候,就已經以「北方三強」之外的球員獲得了全意甲的尊敬甚至是膽寒。如果說那個年代NBA有砍鯊戰術,那麼意甲沒有過統一的砍朗(拿度),砍韋(利),砍施(丹),卻一直都有全意甲萬年通行的砍托(迪)戰術。原因就是托迪的全面和犀利。比朗拿度,韋利這些純箭頭更全面,覆蓋力更廣,對全域影響更大,比施丹,魯爾,尼維特更加犀利,有攻擊性,有直接殺傷力。

我看球以來,最覺得不可思議的三個球員是朗拿度,朗拿甸奴,李華度。這三個人把人的身體素質和足球本能天賦已經展示到了極致。但這裡邊兒有他們異于常人的身體素質和腳腕,腿部力量爆發力,柔韌性做支撐。

除了巴西的混血兒,沒有人可能有3R的天賦和素質。

在白人球員裡,我看球以來最喜歡的一些球員是巴治奧,柏金,蘇拿,施丹,費高,托迪。前面三個老前輩,大多數人會尊重,估計覺得正常。但會有一些人覺得把托迪和施丹,費高放一起比,是不是高抬了托迪。

我告訴你,一點兒也不。除了差金球獎的榮譽,差各種俱樂部團隊榮譽,單比實力,托迪是完全與施丹,費高一個級別的球員。即便比觀賞性,與施,費這種將拉丁派技術流大師已臻化境的表演相比,托迪的創造力,細膩程度也絲毫不輸。

Soccer - UEFA Champions League - Group F - Manchester United v Roma - Old Trafford與施丹的優雅大氣,雍容華貴相比,與費高眼花繚亂的盤帶和不間斷的假動作相比,托迪的各種不停球一腳出球直打對方防線最軟肋,各種腳後跟的運用,各種看慢動作都不知道他怎麼觀察到的出球空間和線路,各種詭異莫測的處理球動作,加上大氣剛猛的降龍十八掌路子的快速突破和爆射,看著那麼瀟灑。巔峰期的托迪,處理球之乾脆,精准,犀利配上長髮一飄,在場上的觀賞性在我看來已經達到一個極致。

我看球,很注重球員的靈氣。很多人不明白這個詞究竟什麼意思。施丹之所以偉大,就偉大在他的靈氣。否則,以現在很多球迷的資料論,他絕對一個水貨無疑。但在足球界內,包括媒體,球迷,看施丹踢球卻能得到最大的滿足感。那就來源於他處理球的靈氣。施丹很多場次一些匪夷所思的停球和控球擺脫甚至比比賽中各種世界波更讓人回味和享受。

有些球員踢球,無論這場比賽有沒有進球,你都知道,他們在場,就有好戲看,就讓你瞪大眼睛期待著某些東西的發生。所有我帖子裡提到的球員都是這樣的球員。

看足球比賽,有很多較為粗淺的球迷忽視的地方和細節,其實往往卻是最能夠觸摸到另外一些真正熱愛足球,參與足球多年,也欣賞足球水準高的球迷的。

而觸摸這個的球員中,我覺得歷史地位上,最被低估和忽視的就是托迪。如果他當年在2003年去了皇馬或米蘭,也許他早就可以證明自己不僅是意甲頭牌,而且是星中之星。如果他有一個金球。

totti4比處理球的靈氣中這個「靈」字,所達到的境界來講。托迪是最匪夷所思的。如果說3R的超強的個人攻擊力有他們獨一無二的身體素質和腿部,腳腕爆發力做支撐(例如朗拿甸奴,原地突然腳腕子一抖,球炮彈出膛,比其他球員加助跑掄圓大腿還力量大,例如大哨跑動中類似正常帶球的一下腳尖觸球,球也可以貼著草皮直竄死角)。而托迪的偉大之處在於他的大腦和思考能力,觀察反應能力。有太多球,即便看慢動作,你也不知道他是何時觀察到的,他在對方幾人夾防下,快速回撤,伴隨防守球員的各種拉拽,飛身迎球隨便一磕,球就聽話的飛到對方的一個防守軟肋,落到對方空檔,而且這時恰巧有本方球員插到那個位置。托迪之所以蟬聯意甲被侵犯王多年,就在於意甲的球隊,教練,球員對托迪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的恐懼。打羅馬掐死托迪,絕對不是他拿球後再圍堵,真讓托迪拿球正面觀察,再出球,就已經晚了,像昨晚那樣隨便塞,隨便傳,打花任何球隊。必須死貼托迪讓他連跑動中快速一腳觸球都困難。但巔峰期的托迪之所以偉大就偉大在,在拉拽撞絆中各種匪夷所思的那一下觸球。

這種球感和靈氣度之高,之奇,連薛高都略遜半籌。更別提後來起來的所謂大師,其實跟大師們比,處理球很民工,很機械的沙維,以及打托迪的位置,被緊逼就反應慢,出不了球的派路了。

Roma vs CFR Cluj如果給我同時開始的兩場比賽的球票,一場有托迪,另一場有美斯。我一定選擇托迪,因為美斯進再多球,他處理球的方式還是看不到「靈」。至少是不可能和我文中提到的這些名字中的任何一人相比。我覺得現在的巴塞隆拿本地球迷,都是在空虛的享受勝利,但他們一定會在內心深處,偶爾想起曾經的那兩個10號,李華度和朗拿甸奴。固然團隊默契和整體實力不如現在完美和有統治力,但他們那時走入球場前,首先想的一定不是勝負,而是想像一下李華度,朗拿甸奴會帶來怎樣的驚歎?美斯進再多球還是那個美斯,美斯再過多少年也還是那個美斯,10年後的他不過只是一個慢,老的美斯。

民工版“球王” 美斯,民工版“大師”沙維,永遠都不會入我的法眼,從他們各自出道開始,就不是那樣的球員。他們註定足球票價只是文中這些名字的一半,和托迪比,我覺得只有托迪的三分之一。

足球之所以偉大,不是偉大在那些輝煌的榮譽和冠軍,而是偉大在這些靈性達到極致的巨星們那簡單的一停,一磕,一抹,偉大在他們腳下隨意的每一次觸球。

This Post Has Been Viewed 302 Times

Updated: 11/11/2014 — 2:23 pm
香港羅馬球迷俱樂部@2017 Frontier Theme